Idle Works, Idle Thoughts

费曼

费曼这人表面上不在乎名声,实际上很虚荣。他有次跟个朋友参加聚会,他路上抱怨说自己为盛名所累,讨厌人围着;他朋友安慰他说今天没有物理圈的,我不说,没人知道你得过nobel。于是他朋友很老实的,遵守诺言,可是宴会开到一半,几乎所有的人都知道费曼是nobel了,他朋友很郁闷,找了个人一问,原来是费曼自己到处说的。

我刚去过医院,我不知道自己还能活多久。这迟早会发生在每个人身上。但是跟艾琳在一起的时候,我真的很快乐,这就够了。在艾琳过世后,我的余生不必那么好,因为我已经尝过那种滋味了。

费曼身上没有一丝伟大的味道,看起来就像出租车司机。

别愚弄你自己,记住,你是最容易被自己愚弄的人。

费曼的学习方法

费曼在《别闹了,费曼先生》一书中提到他儿时深受父亲的影响。父亲很早的时候就教育他一个道理:

看见那只鸟了吗?那是一只短雉转鸣鸟,但是在德国它被叫作halzenfugel,在中国他被叫作Chung Ling,即便你知道它所有的名字,你依然对这只鸟一无所知。你只是对人有一点理解罢了:你知道人们怎么叫这只鸟。现在你看,这只短雉转鸣鸟在歌唱,在教导幼鸟学习飞行,它在夏天横跨整个国家横渡上万英里,但是没有人知道它是如何辨别方向的。

一个深爱希腊文的希腊学者,他知道在他自己的国家里,小孩都不大爱念希腊文。但当他跑到别的国家,却发现那里的人都在研究希腊文,甚至小学生也在读,他高兴极了,但在一个主修希腊文学生的学位考试上,他问学生:“苏格拉底谈到真理和美之间的关系时,提出过什么主张?”学生答不出来。

然后学者又问:“苏格拉底在第三次对话录中跟柏拉图说过些什么?”学生立刻眉飞色舞,以极优美的希腊文,一字不漏的把苏格拉底说过的话背出来。可是,苏格拉底在第三次对话录里所说的,正是真理和美之间的关系呢!

费曼一直非常清楚”knowing something”和”knowing the name of something”的区别。

费曼的学习方法:

一、选择一个概念。

二、教授这个概念。

将你知道的和这个主题相关的一切都写下来,并解释这个概念。这里要以一个小学生作为教授对象,而不是一个很聪明的朋友。不要使用任何高级的词汇或复杂的概念,否则会陷入自欺的怪圈。

三、返工。

四、回顾和精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