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dle Works, Idle Thoughts

苏轼

苏轼诗词

江月五首(并引)

岭南气候不常。吾尝云:菊花开时乃重阳,凉天佳月即中秋,不须以日月为断也。今岁九月,残暑方退,既望之后,月出愈迟。予尝夜起登合江楼,或与客游丰湖,入栖禅寺,叩罗浮道院,登逍遥堂,逮晓乃归。杜子美云:四更山吐月,残夜水明楼。此殆古今绝唱也。因其句作五首,仍以“残夜水明楼”为韵。

定风波

三月七日,沙湖道中遇雨,雨具先去,同行皆狼狈,余独不觉。已而遂晴,故作此。

莫听穿林打叶声,何妨吟啸且徐行。竹杖芒鞋轻胜马,谁怕?一蓑烟雨任平生。 料峭春风吹酒醒,微冷。山头斜照却相迎。回首向来萧瑟处,归去,也无风雨也无晴。

西江月-平山堂

三过平山堂下,半生弹指声中。十年不见老仙翁,壁上龙蛇飞动。 欲吊文章太守,仍歌杨柳春风。休言万事转头空,未转头时皆梦。

平山堂位于扬州西北的大明寺侧,乃欧阳修于公元1048年(庆历八年)知扬州时所建。公元1079年(宋神宗元丰二年)四月,苏轼自徐州调知湖州,生平第三次经过平山堂。这时距苏轼和其恩师欧阳修最后一次见面已达九年,而欧阳修也已逝世八年。

龙蛇飞动:指欧阳修在平山堂壁留题之墨迹。欧阳修《朝中措·送刘仲原甫出守维扬》:平山栏槛倚晴空,山色有无中。手种堂前垂柳,别来几度春风。文章太守,挥毫万字,一饮千钟。行乐直须年少,樽前看取衰翁。

白居易《自咏》:百年随手过,万事转头空。

潮州韩文公庙碑

匹夫而为百世师,一言而为天下法。

留侯论

古之所谓豪杰之士,必有过人之节。人情有所不能忍者,匹夫见辱,拔剑而起,挺身而斗,此不足为勇也。天下有大勇者,卒然临之而不惊,无故加之而不怒。此其所挟持者甚大,而其志甚远也。

和子由渑池怀旧

人生到处知何似,应似飞鸿踏雪泥。 泥上偶然留指爪,鸿飞那复计东西。 老僧已死成新塔,坏壁无由见旧题。 往日崎岖还记否,路上人困蹇驴嘶。

蝶恋花-春景

花褪残红青杏小。燕子飞时,绿水人家绕。 枝上柳绵吹又少,天涯何处无芳草。 墙里秋千墙外道。墙外行人,墙里佳人笑。笑渐不闻声渐悄,多情却被无情恼。

苏轼故事

据《石林燕语》卷八:“苏子瞻自在场屋,笔力豪骋,不能屈折于作赋。省试时,欧阳文忠公锐意欲革文弊,初未之识。梅圣俞作考官,得其《刑赏忠厚之至论》,以为似孟子。然中引皋陶曰:杀之,三,尧曰:宥之,三。事不见所据,亟以示文忠,大喜。往取其赋,则已为他考官所落矣,即擢第二。及放榜,圣俞终以前所引为疑,遂以问之。子瞻徐曰:想当然耳,何必须要有出处?圣俞大骇,然人已无不服其雄俊。”

孔融亦有想当然耳的典故。《后汉书·孔融传》:“初, 曹操攻屠邺城 , 袁氏妇子多见侵略,而操子丕私纳袁熙妻甄氏。融乃与操书,称‘ 武王伐纣,以妲己赐周公。’ 操不悟,后问出何经典。对曰:‘以今度之,想当然耳。’”

《宋史•苏轼传》:仁宗初读轼、辙制策,退而喜曰:“朕今日为子孙得两宰相矣。”神宗尤爱其文,宫中读之,膳进忘食,称为天下奇才。二君皆有以知轼,而轼卒不得大用。

东坡在玉堂,有幕士善讴,因问:我词比柳词何如?对曰:柳郎中词,只合十七八女孩儿执红牙拍板,唱杨柳岸晓风残月。学士词,须关西大汉,执铁板,唱大江东去。公为之绝倒。

(讴:歌唱之意。善讴:擅长歌咏。)

东坡一日退朝,食罢,扪腹徐行,顾谓侍儿曰:“汝辈且道是中有何物?”一婢遽曰:“都是文章。”坡不以为然。又一婢曰:“满腹都是识见。”坡亦未以为当。至朝云乃曰:“学士一肚皮不合时宜。”坡捧腹大笑。

(遽:急,仓猝之意。遽曰:马上说。)

苏轼写给亡妾王朝云的挽联:不合时宜,惟有朝云能识我;独弹古调,每逢暮雨倍思卿。

有个朋友80娶了一个18的小妾,他就做了:“十八新娘八十郎,苍苍白发对红妆。鸳鸯被里成双夜,一树梨花压海棠。”这么首淫诗。梨花指的是白发的丈夫,海棠指的是新娘。

东坡肉。1080年苏东坡谪居黄州,因当地猪多肉贱,他叫府上厨师把肉切成方块,用自己的家乡四川眉山炖肘子的方法,结合当地人的口味特点,用文火焖得香嫩酥烂。把猪肉切成一小块方正形,一半肥肉、瘦肉,肥而不腻,色泽红亮。

苏轼杂文

吾上可陪玉皇大帝,下可陪屠夫乞儿。眼见得天下无一个不是好人。

马梦得与仆同岁月生,少仆八日。是岁生者,无富贵人,而仆与梦得为穷之冠。即吾二人而观之,当推梦得为首。

退之诗云:‘我生之辰,月宿南斗。’乃知退之磨蝎为身宫,而仆乃以磨蝎为命,平生多得谤誉,殆是同病也。 

十二星座在隋朝传入中国,苏轼和韩愈都是摩羯座。谤誉:毁谤和称誉。

人有妄传吾与子固同日化去,且云:‘如李长吉时事,以上帝召他。’时先帝亦闻其语 … 今谤我者,或云死,或云仙,退之之言良非虚尔。

子固:曾巩;李长吉:李贺。

孔子为鲁司寇七日而诛少正卯,或以为太速。此叟盖自知其头方命薄,必不久在相位,故汲汲及其未去发之。使更迟疑两三日,已为少正卯所图矣。 

孔子为鲁司寇七日而诛少正卯(鲁国大夫),大家都说他太心急。我认为不是。这老头长着个四方脸,命薄,自知不能久在相位,所以还没等少正卯坐正他就下手了。大家难道不知道先下手为强,后下手遭殃的道理么?

汉武帝无道,无足观者,惟踞厕见卫青,不冠不见汲长孺,为可佳耳。若青奴才,雅宜舐痔,踞厕见之,正其宜也。

汲长孺,即汲黯。苏轼认为汉武帝无道,没有可取之处,唯有惟踞厕见卫青,不冠不见汲黯,这一点值得称颂。

西汉风俗谄媚,不为流俗所移,惟汲长孺耳。司马迁至伉简。然作《卫青传》,不名青,但谓之大将军;贾谊何等人也,而云爱幸于河南太守吴公。此等语甚可鄙,而迁不知,习俗使然也。

西汉风俗谄媚,唯有汲黯鹤立鸡群。司马迁正直孤高(伉简),但写《卫青传》,不叫他卫青,却称他是大将军。贾谊那么萌,却说他受河南太守吴公的宠幸。这种话很可耻,但司马迁自己不知道,是因为他也沦陷了。

余患赤目,或言不可食脍。余欲听之,而口不可,曰:‘我与子为口,彼与子为眼,彼何厚,我何薄?以彼患而废我食,不可。’

赤目:红眼病。脍:肉。苏轼患红眼病,医生说不能吃肉,苏轼说,自己的嘴巴不答应。

余尝寓居惠州嘉祐寺,纵步松风亭下,足力疲乏,思欲就林止息。望亭宇尚在木末,意谓是如何得到?良久忽曰:‘此间有甚么歇不得处!’由是如挂钩之鱼,忽得解脱。若人悟此,虽兵阵相接,鼓声如雷霆,进则死敌,退则死法,当甚么时也不妨熟歇。